女排運動員基礎工資三千左右,贊助商欠訓練費司空見慣

2019-11-22 09:53 來源:大河報網 我要評論0 字號:
【導讀】 在熱熱鬧鬧的背后,有一個現象不容忽視,國內排球運動的市場活躍度較低,運動員的待遇較低,自身發展前景不明朗,這都需要得以解決。

當下,2019-2020中國女排超級聯賽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14支隊伍都在為完成自己的賽季目標而努力。

朱婷、張常寧、袁心玥、丁霞、龔翔宇等中國女排的明星球員身披各自隊伍的戰袍輾轉國內各賽場。

據悉,朱婷所在的天津隊,其主場980元的季票早已銷售一空,單場票也翻了幾倍,現在算得上是一票難求。

不過,在這熱熱鬧鬧的背后,有一個現象卻不容忽視,國內排球運動的市場活躍度較低,運動員的待遇較低,自身發展前景不明朗,這都需要得以解決。


現狀:排球運動員“工資低”已是共識

一般情況下,排球運動員的收入主要由基礎工資、地方補助、國家津貼、獎金、贊助商獎金這五個部分組成。

正常來說,一名運動員還在試用期時,是沒有工資的,不過有一些隊伍會根據自身的收支情況發放一定數額的訓練補助,如果是“窮隊”,這部分費用也沒有。

通過試用期成為一名正式隊員后,在如今的國內隊伍中,會拿到1500—6000元不等的工資,這個數額需要根據個人的實力和運動員所處地區的不同所決定的。

就目前來看,大部分女排運動員的基礎工資在3000元左右。

這里面也有特例,比如大家熟知的朱婷。

有媒體報道,在2016年里約奧運會結束之后,土耳其瓦基弗銀行給朱婷開出135萬歐元的年薪,再加上朱婷一年參加各種商業活動所帶來的收入,朱婷的年收入大約可在2000萬元左右。

當然,朱婷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案例,大部分球員都只能拿到數千元的工資。

在本賽季的14支女排隊伍中,天津隊的待遇應該是比較好的。

據天津媒體透露,今年聯賽,每個人的月收入大概都會在一萬元以上,在當下的中國排球界,這個價碼已經算是豪華了。

一些資金狀況欠佳的球隊隊員每個月的薪水約在四五千元,如果沒有贊助商,會更低,月入2000元左右都屬正常。

頭頂著光環的女排尚且如此,男排運動員的日子更加清苦。

以河南男排為例,這支曾經是聯賽亞軍的球隊已連續數年都沒有找到贊助,隊伍的訓練費遲遲不發,隊員和教練只能靠著微薄的工資過日子。


探因:市場不活躍,找贊助非常難

今年年初的時候,足球運動員武磊為了技術上的升級,將薪水降了一半,也就是百萬歐元,去了西班牙,當時就有不少網友感嘆“武磊真不容易,拿那么少的薪水”。

其實,體育迷都知道,足球運動員的薪水是很高的,兩年前,國內運動員收入排行前15位的都已在千萬以上。

包括籃球,大家都熟知的易建聯,他的薪水也是目前現役籃球員中最高的,1500萬。

早在2017年的時候,足球運動員鄭智的年薪就達到了將近兩千萬,但依然排在三千萬的林丹和2200萬的孫楊之后。

和他們一比,排球運動員就是典型的小巫見大巫了。

為什么如此不公平?

運動員的收入到底都是由什么決定的呢?

記者從調查中了解到,運動員的基本工資按照國家干部標準,其他的要參照運動員等級、比賽成績、以及運動年限來定。

但對于足球、籃球這樣的熱門運動及孫楊、林丹、朱婷等一些國際知名巨星來說,他們身后都有實力強大的俱樂部來支撐。

所以,運動員天差地別的收入,很正常。

“總結起來就是一個詞,市場規律,誰也沒辦法。”在接受大河報·大河客戶端記者采訪時,排球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資深人士感嘆道。

本賽季的聯賽,有朱婷的場次爆滿,沒朱婷的場次寂寥,甚至一些“籍籍無名”的球隊連贊助都找不來。

“我們跑了大概有十幾家客戶,酒企、地產企業、制造業、食品企業、制藥企業等等,跑了一大圈,幾乎沒人愿意贊助,大家一聽是排球,都很委婉的拒絕了......”

聯賽開賽前,記者和中西部某省的排球隊工作人員聊起來,對方深感無奈。

即使是有贊助的球隊,也未必就能拿到真金白銀,拖欠訓練費、甚至干脆就不給,在國內的排球隊伍里也已司空見慣。

“我們每次開會都問隊員要成績,可是贏了球我們能給隊員什么呢?一個月2000多塊錢的工資,一身傷病,未來的保障也沒有定數,調動大家的積極性可不是喊喊口號就可以的。”國內某支球隊的教練員告訴記者。


擔憂:就怕形成惡性循環

這就是中國排球運動的現實,基礎力量薄弱,關注度不夠,市場不活躍,贊助找不來,球員的待遇自然得不到提升。

“80年代,我們打聯賽的時候,全國光男排就有甲乙丙丁四個級別,每個級別都有20多支隊伍,那真叫盛況!現在呢,你去翻一下秩序冊就知道了,男隊女隊加一起28支,這就是后備力量薄弱的后果。”曾經叱咤排壇、如今已隱身幕后的一位男排教練告訴記者。

今年26歲的小娜(化名)是本賽季女排聯賽的一名球員,她原本想去國外打球掙幾年錢,最終還是因為放不下球隊,留了下來。

“我的年齡慢慢大了,總要為以后想一想。”小娜對記者說。

小娜未來的出路大概也就幾條,要么留在隊里成為教練,要么去讀大學,要么憑自己的努力轉到其他企事業單位。

“能留隊的人畢竟太少,我家的經濟條件不好,我總想著可以為家里解決一些困難,這么多年打排球也沒能掙住錢,我就想著去國外試一試,先攢點錢。”小娜說。

于是,近些年,一些技術水平稍微高一些的運動員都會選擇“跳槽”,首選是國外的球隊,當然可以轉會到廣東恒大、天津、北京這些“富足”球隊也不錯。

留不住高水平運動員,成為成績平平的球隊的頑疾。

“就怕形成惡性循環,球隊沒有足夠的資金支撐,肯定留不住人,大量苗子外流,后備力量差,這項運動就會逐漸萎縮。”這名教練說。


對策:振興排球不能只“喊口號”

近期,國家體育總局“振興三大球”的策略正式出臺。

事實上,這個詞在近些年已經被多次提起。

就每項運動來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足球和籃球市場化程度高,隊員待遇好,但成績不如意;

排球尤其是女排已經成為了全國人民學習的榜樣,卻遭遇著收入低、基礎弱、發展前景不明朗的尷尬。

同為三大球,卻是完全不同的待遇,正如前面那位教練所說,就怕形成惡性循環。

要想從根本上杜絕這個現象,還需要高層主管部門的真正重視,去增加排球運動的關注度。

“如果高層主管部門可以一紙明令要求各省市必須要有自己的排球隊伍,那么這項運動的春天就不遠了。”這位教練員說。

不過,這紙“明令”何時出爐,是否能夠出爐,都還未可知。

在這個背景下,“中國排球”這個大IP到底該如何推廣,排球人不妨借鑒國乒隊。

乒乓球也曾一度遇冷,不過在歷代乒乓球人的堅守下,現在已經處于“三次創業”的關鍵時期,乒協主席劉國梁積極奔走于全球各地推廣乒乓球,通過造星、打造球員個性、增加互動話題等各種時尚接地氣的方式,使乒乓球運動重新回到大眾的視野。

國內的排球推廣或許也可以嘗試一下這些新思路,在當下這個互聯網時代,學會增加自我流量,學會打造自我的標簽,學會增加自己的粉絲量。

有了這些,嗅覺靈敏的贊助商就會聞風而至。

如果僅靠那點微薄的工資,努力付出和回報長期不對等,在一定程度上必定會打擊運動員的積極性。

如今,中國的女排在高速發展,實力在世界領域中也是當之無愧的高手,在未來,希望這種現象能有所改變,運動員們能夠取得更多的物質獎勵,從而激發源源不斷的動力。

作者:暫無
編輯:促織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鹽城新聞網”或“鹽阜大眾報”“鹽城晚報”“東方生活報老爸老媽”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鹽阜大 眾報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

關注我們

  • 微信

  • 客戶端

推薦文章

七夕情缘APP 重庆时时踩计划 官方正版开元棋牌官网下载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1oo期 淘宝快3技巧稳赚 pk10永久可用出号公式 河南泳坛夺金怎么玩 星露谷物语 初期最快赚钱 华东15选5幸运之门彩票网 重庆快乐10分计划大全 湖南快乐10分软件 信誉最好最靠谱的棋牌 现在那个外卖软件赚钱 广东快乐10免费计划 三公技巧出九点规律 山东群英会今日预测 内蒙古快3形态走势图